一年365天,老公有230天在KTV里谈生意,叫我不要打扰他。

原标题:一年365天,老公有230天在KTV里谈生意,叫我不要打扰他。 1 这是读者媛媛(化名)的故事,她是来吐槽老公的。 究竟吐槽了些什么呢? 媛媛说:她今年32岁,结婚4年零6个月,有个3岁多的宝宝。 刚结婚时,老公在一家房地产公司做销售,业绩不错,薪水尚可,而她大学毕业后就进入了当地一家银行上班,一直到怀孕生子才离职,在家做了全职太太。 两个人的婚房120平米左右,是婚前双方父母共同出资一半的钱付的首付,付了60%,剩下的贷款每月3500元这样,对于他们来说也不算压力。 一辆大众CC车,是她婚前全额购买的陪嫁车。平时都她老公开,不过只要他有时间 ,都会接送她上下班。 那时,婚姻生活,她感觉质量很高,有无数的废话可以聊,有大把时间用来陪伴; 那时的老公性格好,她说什么便是什么,也很暖男。要是聚会上,有人开她的玩笑,他也会挺身而出护着她。像那个说“关你啥事”的男人一样。 她是想过和他白首到老的。 但三年前,也就是她怀孕生子那段时间起,她发现老公变了一个人。 2 老公是怎么变化的呢? 刚结婚时,他的志向是在房地产公司奋斗出一条康庄大道,赚很多钱,服务很多客户,然后让老婆和孩子过得舒舒服服。 后来,他想老婆和孩子过舒舒服服的意愿没变,但志向变了。 他不想在办公室里上班,打一辈子的工了,他想自己创业,出人头地做BOSS。 她以为他是瞎说的,没想到她离职没多久,老公也辞掉了房地产公司的工作,当时由于辞得急,都没来得及和她商量商量。 以前,他可不是那么急不可耐的。 老公辞职后,就和社会上几个朋友一起,合伙开了个公司。 几个人算是资源分享,有钱的出钱,有人脉的出人脉,她老公没人脉没资源,就出了钱,合着从父母地方拿来的70万钱,加上婚后积蓄,眼睛都不眨一下地投了进去。 公司经营的业务是承包工程,也就是做工地里的活。 媛媛打从他第一天拿钱要做这事起就劝他:家里有房有车有孩子,生活不负重,不必要冒这个险,再说合伙生意最难做,一不小心就入坑了。 可他吃了秤砣铁了心,就是不管不顾像匹脱缰的马儿,要创业。 为了反说法媛媛,老公还承诺,让她在家就负责貌美如花,说赚钱的事是男人的事。 一个男人说这样的话,多半女人是会被感动的,媛媛也不例外。她,心一软,就同意了。 这件事不同意也没法,创业的钱已经出去,公司已注册,法人有他,不亚于和感情上生米煮成熟饭的事一样。 只是她没想到,老公还会变。 3 媛媛说,她老公自打有了这个公司做了生意后,人就很难再看见了。 每天早出晚归,各种忙碌。应酬应接不暇,酒局、饭局、牌局接踵而来。 真真是钱还没赚上几元,人倒开始像个大人物转了起来。 每天喝得云里雾里,摇摇晃晃回家不说,回家还什么话没有,摸到床,倒头就睡,鼾声如雷。 她一开始还体恤他辛苦,给他放热水澡洗澡,给他温深夜的粥,后来见他根本就不需要她,渐渐也就失落了下来。 人心一失落,情绪就容易沉浮。性子也是。 时间一久,感情就没原来好了。终究是两个不沟通的人,开始频繁吵架,有时背着孩子,有时当着孩子的面,战火纷飞。 他喝醉回来时,她的念念叨叨,像是和一截木头说话,没有一点回应。 他清醒时,她的埋怨责怪,在他耳里又格外刺耳,常常话不投机三句多,引来一顿针锋相对,相互辱骂。 他让她什么都不要管。 有时,他急了,还会骂她神经病。 媛媛说,她就算是神经病了,那也是他逼出来的。 一年365天,老公有230天在KTV里谈生意,每次谈生意,都要到凌晨2点多回家,有时还夜不归宿谈通宵。 这些数据不是她凭空捏造的,而是在无数个等待他归来的烦躁寂寞夜里,她拿笔一笔一画在本子的划线里记录下的。 每记一次,心凉一次,情碎一次。能不抑郁狂躁吗? 而每次回家,他除了喝得醉醺醺以外,有时衣服领子、袖口还有女人留下的鲜艳口红印,有时身上还有那些刺鼻的香水味。 这种事,她作为妻子能不介意能不管吗? 4 可他始终认为这是正常的事。 是一个赚钱养家男人都会做的事。 所以这两年,她和他之间的沟通基本变成了这种画风。 她质问他:你为什么谈生意,一定要下班谈?为什么一定要去KTV这种场所谈?不去这种场所,不喝酒、不抱陪唱公主就谈不成生意了吗?还是有什么猫腻? 他咆哮回答她:我在KTV里做的都是正经事,绝对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,现在生意不好做,竞争激烈,谁还在公司办公室谈事情,多压抑啊,都是需要找个环境好点地方,大家喝喝酒,喝喝茶,闲聊起来放松心情后,事才能顺利谈。 她又较真地问:那钱呢?成功呢?看你在夜场谈了二三年,除了酒量脾气见长外,什么也没见着啊。 他也恼羞成怒吼:你一个女人,又不上班,在家带个孩子,懂什么生意场上的事???有时间来抱怨我,不如打理打理家里,照顾照顾孩子,反正有钱花就成,别没事总拿着放大镜找我的事。 他还说:你是真不知道客户难伺候,如果可以轻轻松松拿下单子,谁还愿意陪喝陪唱去拼啊!我这么做还不是为了这个家,为了你和孩子,为了面子。 瞧,这些话听起来多冠冕堂皇啊,多豪情壮志啊,多大公无私啊,其实不过是假大空的自我以为。 成功就一定在要喝到胃出血? 成功就一定要在KTV里成就? 成功就一定要有陪唱公主的口红印才能顺畅? 别扯了! 对于老公的这种三观,她是越来越无语。 5 今年五月的某天,是媛媛的生日。 早上出门时,他答应晚上会下班回家,陪她一起吃个饭过生日的,还说去看一场电影。 结果她做了一桌的饭,开了红酒,从7点等到夜里10点,还没见到他的踪影,于是开始了无敌夺命连环CALL。 她觉得自己也疯了吧,就这样一遍遍不顾一切地打电话。他大概烦了,在电话里说:你要不信,我给你地址,你来KTV里找我,看看究竟。 她的生日,他让她去那种地方,以为她不敢,没曾想,她心一横,把孩子放到娘家,就打着赶去了。 她到的时候,包厢里倒是有几个认识的朋友,还有几个年轻的花枝招展的女人,灯光昏暗,酒水推杯换盏,气氛鬼魅得很。这像是谈生意的地方吗? 不禁令人发笑。 她说,她也不管了,就问其中一个朋友,你们这是在干嘛?朋友没预料到这出,尴尬地说,嫂子来了啊,我们在谈生意。 媛媛较真了,说,那谈的是什么生意啊?拿出合同看看,她想听听。 那人支支吾吾半天,说嫂子你不该管。 她正想回驳些什么,也想见见客户的庐山真面目,这时说时迟那时快,老公抬手就给了她一个巴掌。 他红着眼睛,叫她滚,还声嘶力竭地叫她不要打扰他工作。 在场的人来相劝,都被他推开了,活生生是要涨面子了,还动起手来。拿纸巾盒要砸她。 那几个女孩面面相觑,走和留都表示很尴尬。 媛媛就是觉得好笑,为什么好好的婚姻,会走到这样?为什么那么贴心的暖男老公会变得这么冷漠、暴躁、荒唐、无理。 都说人心难测,一颗心经不住灯红酒绿的诱惑,在纸醉金迷里沉沦地久了,爱也变味了。 他变得让她感到陌生,感到失望。 媛媛说,后来她走了,只是回家拿了几件衣服和常用化妆品,就住到了娘家,至今还没回去。 幸好娘家是最好的避风港,让她感到安心有依靠。 离婚协议书在6月份就起草了,现在她想离,而对方一直再各种做挽留。 他哭着悔了,也说可以退出股份,不再做生意,重新回到职场,重新开始。 公婆那么大年纪,也双双上门无数次劝和了, 都说,他们婚姻一开始是不错的,都说他本性不坏,都说孩子尚小,给他一次机会,所有道理她都懂,她也想给机会,但失望的心意未摇动。 她只是想不明白,究竟是她没有体恤他的辛苦,孤陋寡闻到谈生意都变了方式,需要在KTV里谈了? 还是他有了问题,早已迷失在了外面的世界里。 可外面的世界纵然再精彩,他也不该忘记了回家的路,不该忘记了出发时的初心不是吗? 而他也不再是那个会护着她的男人了。 6 她问我,她这样做是不是对的? 我说能够意识到婚姻的问题,想明白自己要什么,并且能够面对溃烂的婚姻,勇敢地做出断舍离这件事,无论什么时候,都女人来说都是一种能力。 因为有一点可以确定,你并没有因为选择在家做全职太太,就丧失了在婚姻中转身的能力。 也并没有随意听信男人的话,被动的在“我养你”的最毒情话里,丧失甄别真伪的能力。 被动去沦为卑微的“接受者”,什么事都掌握在他的手里,什么话都以他为中心。 我不否认,一个男人在创业的过程中,是很艰难的,需要付出很多的时间和心力,需要承受四面八方的压力,有时甚至需要牺牲对家庭、对妻儿的陪伴等。 但创业本身是为了更好的生活,为了更幸福的明天出发的,做任何生意,都没有让你以完全以牺牲家庭、牺牲婚姻为前提,也没有哪项明文规定,是要求谈生意、签合同是需要你在什么会所、KTV里谈的? 人家正经客户也没有需要你放弃家庭、放弃婚姻,放弃幸福,来陪笑、陪玩他达成生意。 所以,去玩就是玩,想嗨就是嗨,不对婚姻负责就承认不负责,磊落一点,干脆一些,坦诚一些。 不要找“谈生意”背锅,也不要找那么多烂大街的借口好不好?真的一点不新鲜。 你还当女人活在裹脚年代,足不出户,你说骆驼是马它就是马的时候吗? 别做梦了,她早已没那么好骗好糊弄了。 7 关于在KTV里谈生意这事,我倒想起曾经看过的一段李嘉诚先生说的话。 他说:当你放下面子赚钱的时候,说明你已经懂事了。当你用钱赚回面子的时候,说明你已经成功了。当你用面子可以赚钱的时候,说明你已经是人物了。当你还停留在那里喝酒、吹牛、啥也不懂还装懂,只爱所谓的面子的时候,说明你这辈子也就这样了。 我个人认为这段话说得很棒,说出了所有在成功路上各种奋斗挣扎的人的心声和现实。 尤其针对那种不靠实力,不靠智取,每天沉迷夜场,以喝酒、吹牛,瞎扯为“奋斗”模板来走的人来说,无异于当头一棒敲响警钟。 真的,我也见过身边很多成功的男士,大都身价在千万级以上,公司做很大,业务满世界有,但鲜少有人是需要通过夜夜笙歌,必须抽烟、喝酒、唱歌一条路服务来做生意的。 人家照样做的成功,真正实现家庭幸福。 人家竞聘的是产品实力,抓实的是企业文化,谈的是市场优势。所有的事,都是正儿八经在谈判桌上见风云的而不是在风月场合喝来的。 当然也有人会和我杠,说不是的,你又不是人家肚子里蛔虫,其实那些男人也保不准是需要在夜场谈,谈来的。你要这么杠,我也没法。 但我可以很肯定的说,有些男人,甚至到今天,下了班应酬都很少。 越成功的人,越自律,越成功的人,越懂得幸福的不易,越成功的人,越讲究的是真正的“竞争”,谁真能玩笑游戏到你喝几杯酒,我更感动,就给你扔几个单子啊。 钱的事,毕竟都不是小事。 所以,真正的生意不是在夜场谈出来的,是靠实力做出来的。 只是往往以这个为借口而沉沦在灯红酒绿里的人,往往也不过是自我迷醉罢了。 忘了初心罢了。 所以我理解媛媛的决定。 毕竟树叶是一点点变黄的,人心是一天天变凉的,有时最后的离开,都是悄无声息的突然决定。 而那些声嘶力竭喊着“我要走了啊,我要走了啊,我真的要走了啊”,都不过是还留有希望。 所以我真正要离开时,是没有任何声音的。 而有些失去,根本很难挽留回来。 本期话题:亲们,你们觉得媛媛改如何选择? 编辑:小雪 作者简介:端木婉清,原创作者,你的情感闺蜜,一个热爱生活且率真的女子,信奉说真诚的话,做善良的事,一支笔写尽生活百态,一颗心倾尽所有,去生活。个人微信公号:端木婉清 ID:ziqingting19,已出版畅销书《懂,是尘世最美的情话》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:

-